有效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 日期:12-02
  • 点击:(1929)


13日,民政部召开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实施情况特别新闻发布会,介绍《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民政部副部长顾朝曦、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司司长陈月亮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重塑居民的社区归属感和认同感

随着社会结构加速转型和城市化进程的深化,人口流动加剧。在计划经济时代,基于居住选择的邻里关系逐渐取代了“单位制”的熟人社会。陌生人社区已经成为城市社区的主要形式,传统认同感和归属感的形成基础正在逐渐瓦解。

陈月亮说,必须建立三种机制来重建居民的社区认同感和归属感。首先,必须建立行使主体权利的机制。 树立“居民是社区建设的主体”和“社区是我的家,建设依靠每个人”的理念,完善居民行使社区公共事务管理权的机制,增强居民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二是建立需求响应机制,增强居民的社区认同感 三是建立文化激励和凝聚力机制,增强居民的社区归属感。

陈月亮表示,《意见》进行了顶层设计,目标是逐步建立和完善上述机制。首先,它加强了居民的参与。 “增强社区居民的参与能力”被列为社区治理“六大能力建设”的第一位。强调凡涉及城乡社区公共利益、实际困难问题和涉及居民切身利益的矛盾纠纷的重大决策事项,原则上由社区党组织和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牵头,由居民组织协商解决。 二是加强居民的呼吁响应 完善居民利益表达机制,建立党代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联系社会的制度,完善党员干部直接联系群众的制度,引导群众合理合法地表达利益。 三是加强社区精神的培养 强调要充分发挥社区道德教育功能,建立和完善社区道德评价机制,通过发现和推广社区道德模范、好人好事,建立文明家庭,发展社区志愿服务,建立社区居民互助互动平台,引导居民尊重道德、善待他人, 培养城乡社区精神,形成良好的邻里关系和互助氛围。

预防和惩治“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

顾朝曦表示,民政部将认真贯彻《意见》精神,坚持部门协调、多党合作、标本兼治、攻防并举的工作思路,一方面注重村委会队伍建设,另一方面注重村民参与能力建设。为了有效地预防和惩治“村霸”和宗族势力,加强和改善农村社区治理,一方面要注重村恶势力的治理,另一方面要注重农村社区治理机制的创新。

具体措施:一是进一步加强对村委会选举的指导和监督 指导各地提高村委会成员候选人资格,引导农民坚决抵制和排斥“村霸”和宗族势力。 如果邪恶势力以影响会场、恐吓选民、拉票买票等方式操纵、干扰、阻挠或破坏选举,假借选举活动进行犯罪活动,将会同有关部门依法予以坚决打击。 对于那些犯有黑恶之罪的村委会成员,将启动相应的程序,坚决予以清理。

二是进一步加强村委会的规范化 继续引导各地完善村委会组织体系,充分发挥人民调解、公安等下属委员会在维护农民权益、建设农村秩序、维护农村和谐稳定中的作用。 进一步推进城乡协商,引导群众依法发表意见,鼓励村民坚决反对“村霸”和压迫人民、横行农村的邪恶势力。 指导各地充分发挥村民自治条例、村规民约等社会规范的积极作用。继续提高村级组织法制建设水平,坚决杜绝“村霸”和宗族邪恶势力滋生蔓延。

三是进一步加强村产管理 指导各地建立健全监督委员会,明确工作职责和监督权限,规范监督内容和程序,完善和完善村级党组织领导的村务监督机制 深化村务民主管理,重点加强对房屋拆迁、土地征用、村集体资源资产开发、国家惠农工程、村级组织选举和村务财务管理的监督,防止“村霸”和宗族势力干预和操纵村级事务,侵犯村民权益。

第四,创新农村社区治理机制 贯彻《意见》“弘扬社会主义法治精神,坚持用法律思维和法治推进改革,建立惩恶促善长效机制,解决城乡社区治理难题”的基本原则和“防止和打击黑恶势力扰乱基层治理”的工作要求,构建多元参与、开放包容的农村社区治理机制。

减负增效,提升社区服务能力

针对基层政府职能转变尚未到位、社会力量参与不足、社区组织行政负担日益加重等问题,陈月亮表示,2015年7月,民政部和中央组织部在广泛调研的基础上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开展社区减负工作的通知》, 提出“七减负”:依法确定社区工作项目,规范社区评估和评价活动,清理社区工作组织和品牌,精简社区会议和台账,严格管理和使用社区印章,整合社区信息网络,提升社区服务能力

陈月亮表示,《意见》响应实际工作,将“社区减负增效”列为城乡社区治理亟待填补的短板,明确了社区减负增效工作的四项原则和五项措施

这四项原则包括:第一,法律义务应由基层政府履行,不应要求基层群众自治组织承担;第二,基层群众自治组织不准作为行政执法、拆迁、环境整治、城市管理、招商引资等事项的责任主体。三是为依法需要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帮助的工作项目提供资金和必要的工作条件。第四,基层政府各职能部门不再单独组织评审活动,取消社区工作的“一票否决”。

五项措施包括:第一,根据社区工作项目清单建立社区工作项目准入制度;二是进一步清理和规范社区基层政府各职能部门设立的工作机构,增加各种品牌。第三,简化社区会议和工作分类账;第四,彻底清理基层政府各职能部门要求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发放的各类证件。五是基层政府对社区工作实施统一的综合评估和评价。

陈月亮表示,下一步,民政部将认真落实《意见》要求,与中央有关部门和国家机关共同研究社区减负增效工作中的“障碍”问题,有效完成联系和服务居民的“最后一英里”。 (记者潘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