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成“老赖”?三门峡湖滨农商行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 日期:11-08
  • 点击:(662)


企业或个人不偿还债务是常见的,但银行拒绝遵守法院裁决并被法院列入不诚实执法人员名单的情况很少。

最近,这种罕见的事件不仅发生了,而且还在同一家银行反复出现。

2019年10月18日,法院认定三门峡湖滨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为不诚实被执行人,涉案金额共计884.84万元。而一起被列入不诚实名单的被处决者,还有湖滨农业公司总部。事实上,这是六个月来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分行第二次被判不诚实。4月26日,该支行被列入因同样情况而违背承诺的名单。

近日,记者《每日经济新闻》就“被列为不诚实待执行人”的问题拨通了湖滨农业商业银行总行的电话。然而,该办公室工作人员说,他们“不太清楚”这件事,“不知道这件事”,也不知道谁应对这些事情负责。

一家银行一再成为违背诺言的执行者,而其前支行行长张瑞刚仍因私人贷款泥潭而失踪。这背后是怎么回事?

第一部分:支行前行长用公章借钱,把银行拖入水中。

早在2013年底,时任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行长的张瑞刚就陷入了民间借贷的泥潭。为了偿还旧债,他不得不“借新还旧”。

这时,杜红成了他借钱的目标之一。

2013年12月2日,张瑞刚向杜宏建借了200万元,并向他开具了借据:“我叫张瑞刚,身份证号码:……,今天我以现金形式向杜宏建只借了200万元(元),借款期限为7天,借款利息为1.5‰/天,我将于2013年12月9日偿还”。为了获得杜宏建的信任,张瑞刚在借据借款人处签字盖章,在借据借款人处加盖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信贷业务印章,在借据借款人下方签字盖章。

此时加盖的两枚公章成为张瑞刚将湖滨农业公司拖入私人借贷漩涡的关键。

值得注意的是,该笔贷款既没有划入张瑞刚的个人账户,也没有划入湖滨农业商业银行的账户。张瑞刚在借据底部明确表示:请转到阮涛工行账号:62×17。但安如陶是张瑞刚的另一个债权人,张瑞刚向张瑞刚借了1500万元。

同一天(2013年12月2日),杜宏建通过其会计王玉红将200万元转入汝大陶安账户。但是,贷款到期后,杜宏建没有收到张瑞刚的还款,所以他向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申请贷款。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延迟还款,杜宏建向法院提起诉讼。

2014年9月17日,胡斌农资公司给予张瑞刚开除处分。

2017年8月31日,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该贷款属于张瑞刚个人贷款。原告主张被告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应偿还贷款200万元,该贷款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杜宏建拒绝接受,并向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印章管理不善”,应对杜宏建未偿贷款本息损失负责,并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2018年12月19日,法院最终裁定张瑞刚应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天内偿还杜宏建200万元贷款本金及利息。如果张瑞刚未能按判决偿还本息,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应承担50%的还款责任,并在判断张瑞刚还款期限届满之日起10日内完成还款。

但自此以后,张瑞刚没有偿还本金和利息,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也没有偿还其所承担的50%的本金和利息。随后,杜宏建申请强制执行,三门峡市滨湖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3月20日将滨湖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分行列为执行人。

此后,由于湖滨农业商业开发区支行“有能力履行但拒绝履行法律文件确定的义务”,湖滨农业商业开发区支行于2019年4月26日将被列入不诚实执法人员名单,涉及金额包括“支付申请人200万元及利息”、“案件受理费元”和“申请执行费元”。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6月26日,湖滨农业商业银行总行被增加为上述案件的执行人。

第二部分:200万只是“冰山一角”,前面还有一个更大的“洞”。

事实上,2013年底,陷入私人借贷漩涡的张瑞刚在资本链上出现了严重缺口。对他来说,当时从杜洪工地借来的200万元“挖洞”只是用来填补更大“洞”的资金的一部分。

根据10多份公布的判决书,张瑞刚借了2600多万元。

详情如下:

2012年5月,张瑞刚先后向吕国刚借钱。截至2014年8月11日,双方仍有190万元未清偿。2013年7月5日,他向三门峡兴通雅飞汽车连锁有限公司借款600万元现金(还款情况不明);2013年11月26日,相如陶安收到1500万元。2013年12月2日,他向杜宏建借了200万元。2014年1月14日,三门峡兴通雅飞汽车连锁有限公司借入150万元承兑汇票。

此外,张瑞刚还因与上官素芳、蔡美星的私人贷款纠纷被送上法庭(涉案金额不详)。

值得注意的是,从杜宏建那里借的200万元直接转入汝大陶安的账户,成为张瑞刚偿还汝大陶安1500万元债务的第一笔资金。2013年12月2日至2014年1月14日,张瑞刚通过各种方式9次偿还陶安如来本金1100万元,利息43.3万元。然而,自2014年5月以来,张瑞刚的下落不明。2014年9月15日,陶安要求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偿还贷款本金400万元,利息72万元。两天后,张瑞刚被湖滨农业公司开除。

与上述200万元贷款情况类似,1500万元贷款期限为7天,收据上还加盖了开发区支行业务章和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公章。

由于未能从湖滨农业商业银行获得贷款,安如涛向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起诉。然而,2016年5月17日,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驳回了茹的诉讼。如陶安拒绝接受判决,并向三门峡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决事实不清,程序不当。2016年9月13日,二审裁定撤销一审判决,发回湖滨区人民法院重新审理。

由于中国司法文件网在本案再审后未披露相关司法文件,为进一步了解案件进展情况,记者《每日经济新闻》采访了上诉人安如陶二审委托代理人、河南昌浩律师事务所律师贾郑敏。贾郑敏说:“这笔贷款是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员工(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前行长张瑞刚)的官方行为。如造成损失,应由湖滨农业商业银行承担。在我们陈述案情后,我们提出了上诉,法院判决这家农业公司败诉。”

当记者要求他在案件重审后提供最终判决文件时,贾郑敏回忆道,“一审败诉后,有关当事人如陶安发现我们向他上诉。我们尽力帮助他赢得第二次审判,并把他送回重审。在重审中,鲁陶安赢得了一审,农业公司上诉,然后二审被举行。但后来,双方都确定了,二审没有再委托我们,所以我们没有二审的文件。”

然而,一份关于安如涛的执行裁决提到,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于12钟敏2092民事判决确定了安如涛与胡斌农商行和胡斌农商行开发区支行的债务关系,即两家银行分别对安如涛和29元承担债务,本金和利息合计约为241.31万元。(2017)渝12民宗2092”的民事判决是湖滨农业公司和开发区支行最近被判定为不诚实执法者的依据。

第三部分:这个“老莱”配不配?

除了上述两起导致银行陷入困境的案件外,湖滨农业公司开发区支行前行长也是许多其他私人贷款纠纷的被告。

例如,在上官素芳诉张瑞刚一案和小娜私人贷款纠纷的执行中,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4月25日裁定,执行程序终止,在找到可供执行的财产后恢复执行。在鲁曹保果诉张瑞刚贷款纠纷案执行过程中,也因为被执行人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法院于2018年7月27日裁定终止执行程序。如果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此外,在蔡美星与张瑞刚的贷款纠纷中,蔡美星起诉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开发区支行和湖滨农业商业银行,并提出撤诉。

从公布的相关判决文件可以看出,上述三起案件均不涉及张瑞刚在贷款文件中使用银行公章,相关债务最终由张瑞刚本人承担。

也就是说,在上述一系列案件中,“是否使用公章”是影响判决结果的重要依据,从而最终影响债权人讨债程序的执行。另一方面,这也成为导致湖滨农业商业银行被开发区支行前行长拖入贷款泥潭的关键。

那么,像张瑞刚一样,作为一名银行职员,利用职务之便,参与民间借贷,在贷款文件中使用银行公章,银行是否应该承担责任?这需要多少责任?最终被判定违背诺言的人不会被冤枉吗?

对此,《每日经济新闻》采访了一些相关领域的律师。其中,浙江建策律师事务所律师林俊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只要加盖公章,单位就是企业的行为,没有多少责任分担”,但它需要承担所有责任。

"如果没有与合同标的相反的证据,盖章的合同标的是合同一方的标的,必须履行合同义务。"据广东玉环毛静律师事务所律师谢亮介绍,存在“禁止反悔代理”的法律现象。其他人认为他有代理权。这个合同是有效的。内部是否有相应的批准流程是内部责任。然而,这需要根据“保护善意第三方”的制度来判断。也就是说,从“禁止反悔代理”的角度来看,合同上的印章具有代理的外观。合同的另一方也可以在合理信任的基础上,将印章上的单位视为合同的另一方。

因此,谢亮律师认为,在没有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合同上的印章主体必须承担合同义务。任何人在单位内部盗用或私刻印章,只能在内部负责,一般不影响合同的外部效力。

[作者:张锡伟](编者:王新宇)

关键词:

年印刷业精品汇聚中华印制大奖正式创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