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之美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 日期:07-26
  • 点击:(880)


e4b57d4e89224baa950f908ce23ec3ff

文字|周雷伟:书法美的起源与思考书法美的萌芽与生产

编者按:近年来,徐州书法理论作者在全国各类专业学术期刊上发表了数百篇有影响力的学术论文。许多论文被选入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各种书法理论研讨会。为了更好地推动徐州书法理论的研究,创建一个相当于书法创作团队的理论研究团队,推动徐州书法家的重新创作和研究的传统,最近由徐州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编辑《徐州书法论文集》出版的一本书和25篇论文的选择不仅是对徐州书法理论研究的总结,也是对书法理论研究的深入研究。该期刊将在选定的论文中发表,供读者阅读。

执行摘要

中国书法是中国古代人在长期生活实践中创造的独特艺术。它具有神秘而非凡的书法之美。要揭示这种神奇书法之美的根源,我们必须详细考察书法艺术的萌芽,创作和发展过程,以揭示其“书法”作为“写意”美学诉求的核心。 “书法”美的本质。

关键字

书法美,文字,精华,笔,写意

ae60d284f3b041cc8ffe40a32c4063d32c28058138f141918d6570c599a9273e

一张纸,一个笔画,一个墨水,一个人,一段文字,看似平淡,但可以创造一个迷人的艺术作品。这是每个人都看到的书法。一种关于汉字书写的艺术,一种沉默而沉默的艺术。

然而,正如古人所说,“桃子和李不是说话,他们是独立的。”虽然书法没有像绘画那样绚丽的色彩,但没有像音乐那样的声音,没有像美女一样的舞蹈,没有诗歌般的诗歌,他独特的笔墨形式表达了人类的精神实质,呈现了人类生活的美,从而成为世界上从未见过的最特别,最美丽的艺术。它征服了数千年来人民的心,他们值得数万亿人。它被称为无色绘画,无声音乐,无人舞蹈,无言诗。

即使作为一个外国人,毕加索,一位高超的世界绘画大师,在见证了书法的魔力之后,也发出一声叹息:“如果你住在中国,我一定是书法家,不是画家。”

书法之美和书法的独特魅力也很明显。

但是,从文本开头书法的感性观察来看,书法创作的过程确实只是写汉字的过程,而是以民族文本为内容的写作过程。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有自己的共同文本,这些文本也代代相传。自写作以来,为什么中国独特的中国文字是一种公认的艺术?这不可避免地引发了一些问题:中国书法的特点是什么才能产生如此迷人的艺术美?中国书法之美的本质是什么?

造型之美,有人认为书法之美体现了现实之美。有人认为书法之美体现了人的内在本质。有人认为书法之美是大自然的美。有人认为书法的美是情感.各种观点都不同。然而,这些讨论可能只分析研究者观察和关注的书法之美的感性现象的一个方面,或者应用哲学理论从现有的美学理论中进行机械推理而不实际形成书法。历史调查研究过程忽视了书法形成与发展过程中各种因素的相互作用,未能真正揭示书法美的本质。

笔者认为,以“笔”和“写意”为主要特征形成的中国书法之美并非偶然,而是经历了萌芽和成熟的历史过程。下面,笔者试图探讨书法形成和发展的历史过程,并撰写内容(文字),书写工具和材料(笔刷,墨水,简化,纸张等),作家(人)和写作技巧。 (用钢笔)和书法元素之间的其他相互作用来分析书法之美的根源,揭示书法之美的真谛。

//

汉字,书法和书法的萌芽和生产

//

从今天的许多关于汉字和书法的讨论可以看出,许多研究人员认为书法是一个长期写作的问题,甚至一些学者已经将甲骨文出现成千上万的书法定义为汉代多年以后

汉字和书法之间的关系真的一样吗?

如果我们深入研究和探索古代书法和书法的起源,我们会发现事情的真相与这一观点截然不同:从商代的的甲骨文和金文中,最古老的汉字目前可以看到。虽然书中和商代的商代古代油墨在过去没有被看到,但是3000多年前雕刻在龟壳和动物骨头上的文字具有生动自然的书法。可以看出汉字和书法是相互配合的。书法中完全没有想象的抽象。特定的生活词汇和书法在开始时混合在一起。它们共同构成了编写内容,工具和编写者之间的互动。或者在长文本形成过程中,与书法有关的因素在人物的调节和形成中发挥作用,包括具有这种审美意识的人物,这些因素影响着古代汉字的形成。

(1)书法美的萌芽

古代文字形成中的书法因素书法工具,材料和具有相应审美意识的人将使用笔在长期史前时期的原始绘画艺术中出现和成熟。他们之前是文字和书法。生产和生产。

岩画是人类最古老的原始绘画艺术。在中国,早在三四万年前,内蒙古阿拉善右旗的甘肃嘉峪关和雅布来山的手形岩画就出现了。

建模是主要手段,通过突出和总结对象形象的主要特征来表达“徒手”的艺术特征。造型艺术使绘画笔和水性颜料更加成熟,并创造了将使用笔的人。

所有这些不仅对后世的中国绘画艺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而且影响了中国古代文字和书法艺术的产生。书法的美丽将萌芽。

ae9175844c02458d81b981f3996496c8

片它的尖端应该与我们今天的刷子类似,而不是主要用于涂抹,而不是像橡皮刷那样的扁平尖端。用这种涂装方式调制的涂料可以用水稀释,这样可以更加平滑地涂漆。

bcde04f2a9084474b3b8f3576206f5f6

在(见图2)中,我们可以看到古代原始“墨水”的存在。Piece用于书写笔和水色墨水,更重要的是,它还创造了未来书法艺术的实用主题。

2.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客体化以及创造性内容和创造性工具使用“笔”和审美意识与“徒手”的人生产

从图1中的传染性岩画中,我们看到祖先描绘的东西的形状不是事物本身的固有形式,而是那些高度概括的图像(如图1中的鹿,羊等)它不仅强化了它的主要特征,而且充满了画家强烈的情感和生活的紧张。也就是说,古代人类岩画的创作过程是其自身必不可少的力量。他们的意识,他们的思想,他们的个性,他们的情感,他们的气质,他们的活力这些主观因素的外化,对象过程。

“写意”的造型和审美感诞生了。奔跑的“中心”方法也是后代书法“笔”的始祖。这也是书写笔作为实际活动工具的客体化的结果,也就是创造“笔”的人。

3.具有“写意”和“使用笔”特征的书法萌芽

简洁,优秀,活泼,充满活力。它已经具有后代美的特征。它反映了祖先的卓越技能。因此,众所周知,在祖先长期使用刷子的过程中,后代书法“笔”的本质就诞生了。

根据上述调查,书法艺术中的主题和客体因素都是在原画艺术中产生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文字和书法的产生成为必要。

(本文不检查雕刻工具的原因是因为用于雕刻的文字主要用于特殊目的,不属于古代古代着作的范围。)

(2)书法美的诞生

词语伴随着书法,不断互动发展。文本决定了书法的写作内容,书写工具,材料和“写意”的审美取向决定了文本的具体形式。作家作家在文字书法的产生和发展中起着最重要和最积极的作用,书法之美是通过书写工具自我表达人类写作的本质力量。

但是,由于史前社会成千上万祖先部落的发展不一致和不平衡,以及部落之间战争和合并的文化混乱和融合,文本的复杂性为。我们不能排除在漫长的史前时期,许多氏族部落都有类似于文字的原始符号,但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氏族的原始符号在成功演变为书写系统之前就已经死亡。

从目前的考古资料来看,只有殷人的象形文字具有从原始图片到图片和文字的相同特征。因此,可以推断出尹人的部落是唯一一个完成了图像中人物进化的部落。因此,这里我们不检查文本的复杂性。

1.这个词的神话和传说及其含义有能力创造和组织单词的人的出现

虽然我们已经知道词语的创造是人类历史的必然结果。但对于人类来说,文字的创造确实是一件大事,也是人类社会进入文明时代的重要标志之一。人类社会之所以在文本写作后数千年内迅速发展,今天我们的太空船可以飞出太阳系,这应该归功于能够记录语言和传播知识的词汇的出现。

因此,在中国历史上,词语的出现也被视为一个惊天动地的事件,甚至被神化:《淮南子本经训》说“过去是一本书,但天空在下雨,夜晚在哭泣”,词语的产生它被描绘成一个惊奇和鬼魂的神话故事。这位祖先被提升为这个词的祖先,在西汉末期的纬度被描绘成一个有四只眼睛的陌生人。《春秋元命苞》说苍颉“龙眼奢侈,四眼光环,真正的瑞德,天生就可以预定。所以改变了穷人的世界,看看奎星圆的潮流,看看乌龟鸟鸟山,掌和创造文字,天空是雨小米,鬼魂在哭泣,夜晚是龙。“

Of course, through our examination of the origin of the text above, it is known that the invention of the text was not completed by someone. It was the invention and creation of the ancient Huaxia ancestors in the long-term life and practice. However, if you observe from some angles where the language and the characters of calligraphy and calligraphy have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appearance of the words, you can see that the legend of Cangjie’s creation is not an illusion of the ancestors, but a certain real life. Source of the. Man is the creator of ancient Chinese characters This is also the reason why this article is recorded in the myth of many Chinese characters.

With the continuous development of prehistoric society, the social division of labor has already appeared Some people with more outstanding painting and writing skills and their descendants have been tasked with often using painting or pictorial writing to record events (also scholars inferior as wizards). Therefore, the subconscious accumulation of tens of thousands of years of national culture is stimulated and strengthened in these people, and thus transformed into special abilities, then these people will have sensitivity and talent for language and calligraphy. In the process from the picture to the text, these "naturally inborn" people are undoubtedly a huge driving force. They have a more reasonable and simple text invention on the basis of their predecessors. Or inspired by the predecessors, the inspiration has created some words that have been recognized by the public, or the different words appearing in the tribe have been sorted and written after the tribal merger. The legendary Cangjie should be the text One of the major contributions to the invention and organization.

xx应该强调的是,我们应该注意对古代人的着作的描述。《世本作篇》:“沮丧,仓颉写作。厥,仓颉是黄帝的历史。”《韩非子五蠹》:“苍颉的书也是一个自我循环的人说''',背诵为'公共'。”传秦丽丝作《仓颉篇》,第一句是“苍颉写作,教未来”。《淮南子本经训》有一个“皇帝的历史,可以成为一本书”在这些描述中,文本的创作是“写一本书”,或者是一本擅长写作的书,它传达了同样的观点:写作与写作之间的关系密切相关。也就是说,文本本身是通过写作创建的。

苍颉之词转化为神话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古人崇拜和敬拜的敬畏。这也反映了古代人对词语重要性的理解。

2.文字与书法的互动,伴随的诞生与书法美的形成

在上述调查中,我们已经了解到,在开发日益成熟的语言和持久的图画文本时,不断发明和探索词语练习的祖先是,特别是那些在写作和书法上非凡的人。在认知,感知和创造能力的推动下,它们被有机地结合并系统地应用于写作的概括,简化,归纳和组织,形成象形,指称,有意,有声,转移和虚假。也就是说,“ “六书”是构词的主要系统。古代汉字和书法也随之而来。

与此同时,原始的图像文本和相应的“笔”方法在“人”文本的影响下也经历了一个平静的变化,是书法过程中最具活力的因素;或者,文字和书法。原始因素通过实践主体“人”产生了相互影响:一方面,文本成为书法的写作内容,并将书法的“笔”限制在文本发展的方向上。促进案文的发展;书法对“写作”和“写意”着作的审美特征的形式和外观做出了贡献。

此外,在文字所要求的“简单易懂”和书法所要求的“方便易书”的共同作用下,提升了抽象的汉字符号系统和书法之美。

由于这种抽象,书法已经摆脱了象形图的象征性描绘。在写抽象词的过程中,它更充分地融入了作者自己的主观情感中。最初是发芽的。国家“笔”和“写意”的审美兴趣在新写作内容的影响下产生了新的发展,并逐渐成熟。

与书面文本的共鸣,使书法“笔”所产生的文字美的新的本质,人物的写作得到进一步加强。特定对象的原始“徒手”也从文本的抽象转移到“写”人的“意义”。这两个已成为书法之美的主要特征。这也是苍颉所代表的古代祖先的体现,通过文字中的书写工具,书法,是人类文本中的精髓,书法自我审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