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合法继承权的威廉一世,为何最终成了征服者威廉

  • 日期:08-23
  • 点击:(791)


  征服者威廉,如今已经成了英国人耳熟能详的一个名字,相比于威廉一世,征服者这个充满了血腥和暴力的称呼才更能彰显其一生的功过。也正是因为威廉国王的诺曼底征服,这一时期才成了学习英国历史时不可被绕过的一个段落。有人认为,正是因为征服者威廉,原本孤悬于英格兰岛的英格兰,才最终与欧洲大陆结成了如今这般密不可分而的联系。

  不过即使如此,在许多人的心目中,征服者威廉踏足英格兰岛的行为,使得他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侵略者,然而大多数人所不清楚的是,其实当时的诺曼底公爵,早在其征服英格兰之前,就拥有了英格兰国王“忏悔者”爱德华所留下的遗嘱,其内容就是在其死后,将英格兰王国的统治权交给威廉。然而在“忏悔者”爱德华死后,英格兰贵族就拥立了大贵族哈罗德,并拒绝接受威廉的统治。最终导致了后面一切悲剧的发生。

  1565699113052312239.jpg

  那么,已拥有了合法继承权的威廉一世,为什么在这之后无法继承王位,反而只得以征服者的姿态征服这片土地,并造下无数杀孽呢?这里面的原因,一共有以下三点。

  一、威廉的诺曼底公爵身份

  在一些不熟悉欧洲中世纪政治格局的朋友眼中,之前笔者所提到的继承权问题,其实十分荒谬。威廉此时的身份为法国的诺曼底公爵,而他却要继承邻国一个国王的王位。但这样的情况,在中世纪其实并无不妥。

  “忏悔者”爱德华为盎格鲁-撒克逊王朝最后一任国王,其膝下并无子嗣,而由于欧洲贵族之间通婚,当时的法国和英格兰贵族间盘根错节,血统之复杂令后人都为之惊异。而威廉一世和爱德华就是表兄弟关系。且其幼年时又因为种种原因,曾长期托庇于当时的诺曼底公爵也就是威廉的父亲,两人感情十分要好。因此,在爱德华深感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之后,想到的第一个继承人就是他的这位表弟。

  然而,虽说如此,当时的英格兰和法国,因为领土的关系曾经多次发生争端,而以威廉的公爵身份继承一国国王之位还是令人感到有些难以接受。

  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诺曼底”在当时英格兰人心中的形象。盎格鲁-撒克逊王朝是不列颠群岛上最先实现大一统的王朝,虽然盎格鲁-撒克逊人本身就是外来者入侵不列颠岛的不速之客,但是这些定居在不列颠南部的居民,也在遭受着更为野蛮的入侵,这就是北欧的丹麦人。

  1565699113089136538.jpg

  不仅仅是英格兰,对于维京海盗的劫掠之苦,与其隔海相望的法兰西同样感同身受。所谓的诺曼底其实就是那些丹麦入侵者的后裔,事实上,在英格兰最为强盛的阿尔弗雷德时代,为了招抚这些四处流窜的丹麦人,英格兰国王阿尔弗雷德专门在英格兰东北部开辟了丹法区供其居住,而等到盎格鲁-撒克逊王朝末期,这些丹麦掠夺者又再次卷土重来,造下无数杀孽。此时,距离英格兰赔偿丹麦大笔赔款,也就是欧洲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丹麦金”的时间,才过去区区十几年,这样的仇恨又如何肯忘。而对于英格兰人来说,诺曼底公爵其实正是一个十足的丹麦强盗。这也是为什么在诺曼公爵一直被英格兰视为异类的原因。二、对“忏悔者”爱德华立场的怀疑

  事实上,当时的英格兰贵族,之所以要拥立深得人心的王廷大臣哈罗德,而不是遵从爱德华遗嘱,迎奉威廉一世,也有着对于前朝国君的怀疑。这一怀疑,针对的是其设立遗嘱时的真正立场:当时的他究竟是为英格兰考虑,还是仅仅帮助自己的表弟进行谋划,才将王位传给这样一个“外人”。

  事实上,这样的怀疑其实并不过分。这也是英格兰王室的一大奇特景观:许多英格兰国王出身法国贵族,他们常年居住在法兰西而非英格兰,甚至有的国王即使统治了英格兰,却不会说英语。比如后世常常被人们提到的骑士国王:狮心王理查德,他终其一生只有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在英格兰本土度过。然而他却是许多英国人心中少有的英主。

  1565699113028594791.jpg

  而“忏悔者”爱德华却并无此等优待,虽然在其执政期间,他的表现即使和历代贤王相比也毫不逊色,但是他却因为自己深受浓重的法兰西色彩而颇受争议。

  就像前文所说,他虽然是纯正的盎格鲁王朝后裔,但由于早年间托庇于诺曼底公爵,在其执掌宫廷后,整个英格兰上层阶级的风格就承袭了法兰西的一贯特色。因此,待到他传位于威廉以后,原本与威廉亲厚的哈罗德就立刻与这位往日的恩人离心,转而开始谋划夺位之举。

  三、威廉本身的性格和出身

  对于征服者威廉这位君王,即使是他的忠诚拥趸都不得不承认,其残暴和狡诈的性格绝非少数的偏见。直接影响了英格兰历史走向的黑斯廷斯之战结束后,战胜了哈罗德的威廉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空虚的伦敦城,然而在其统治刚刚建立的初期,因为其横征暴敛,整个伦敦被暴动的市民所战局。

  而此时的威廉一世,并没有任何和光同尘的想法,在一系列的铁血镇压后,整个伦敦的总人口下滑到之前的五分之四。这些牺牲者当中除了因遭到盘剥,贫困交加而死的穷苦贫民外,更多的都是其残忍屠戮的牺牲品。

  1565699113035831944.jpg

  到了现在,伦敦城中还保留了大量建造于威廉一世统治时期的碉堡,这些碉堡唯一的作用就是以驻屯精锐士兵,方便威廉在必要时获得足够的兵源。仅从这一点上,就可看出其性格当中的残暴。

  当然,这种性格的缺陷并不是当时英格兰人拒绝他的原因。真正让英格兰人无所适从并产生抵触的,其实是他的出身。

  我们如今称威廉一世为征服者威廉,然而在尚未获得英格兰王位时,威廉的绰号却是“杂种威廉”。如此具有侮辱性质的称号直指威廉出身的弱点,与那些名门子弟不同,威廉的母亲只是当地一个普通的农家女,若非前任诺曼底公爵的荒唐行为,他也不会在机缘巧合下成为英格兰的统治者。

  而在当时那样一个看中出身和血统的年代,“杂种威廉”就像一个诅咒,时刻萦绕在威廉一世的心口。这也使得他形成了后来目中无人,血腥残暴的性格。但是,在一系列偶然的推动下,这位农家女之子最终成为了令敌人闻风丧胆的诺曼底公爵乃至英格兰之主。

  结语

  如果用后世的眼光来看,征服者威廉无疑是一代雄主,而在其统治英格兰以后,也的确是将自己的中心转移到了英国。可以说,登上英格兰王位的威廉,在继位的那一刻,就已经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英格兰人。在这一点上,他的所作所为其实远远强过他的表哥“忏悔者”爱德华。因此,若当时的英格兰贵族可以接受这位君王,那么后来的黑斯廷斯之战恐怕就不会发生,而威廉更不会因此被国人视为寇仇长达十数年。

  1565699113097062719.jpg

  但是历史没有假如,对于这位诺曼公爵强烈的不信任,使得英格兰贵族最终选择了哈罗德这位前朝大臣作为自己的君主。以至于惨烈至极的黑斯廷斯之战成为了中世纪时期英国事关国运的一战。

  而威廉,虽然登上了王位宝座,但“征服者”之名也成为诺曼王朝无法抹去的烙印。之后英法两国的龃龉和冲突,也就在此时埋下了伏笔。

  参考文献:

  1.《剑桥插图中世纪史》

  2.《诺曼入侵,一个灾难吗?》

  3.《英国社会的开端》

  4.《盎格鲁—撒克逊人》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