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打动一个女人的心往往不是靠花言巧语,而是生活中的细节

  • 日期:09-05
  • 点击:(1594)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很微妙的。

若本身会遇到一些难题,两个人都不愿意迈出自己的心理防线,最终这份感情只能是两道平行线,永远没有重合的可能,但若有人迈出一步,另一方勇敢接收,还有彼此了解的可能。

经过上一次马路边的“闭门羹”后,萧楚立诚因为回京工作,便再也没有机会去胡蝶面前献殷勤。

这之后,胡蝶按部就班的上班管孩子,偶尔也会想起萧楚立诚的好,心中觉得这么久都没有再联系自己,对方可能真如自己所猜想的一样只是心血来潮。

潮退,起潮的人随潮而散,而赏潮的人却还有些留念当时的美景。

半年之后,萧楚立诚却又回来了。按点等候在了胡蝶的办公楼下。

这一等就等了一小时,才看到胡蝶姗姗而来。

“Hi,美丽的胡蝶女士。”

“萧楚立诚?消失大半年怎么突然又在这里?”

“怎么?你有记得我没有出现的日子吗?”萧楚立诚压低声音带着些坏笑地问道。

“干嘛?找我有事啊?”胡蝶并不接话,直接反问。

“先上车,在这儿停了好久了,一直给人保安赔笑求饶说人一到就走。”

胡蝶乖乖上车。

“我调回A市了,以后除了偶尔出差,会长驻这,为了庆祝我回归,一起吃个晚饭吧?”

“好吧。”

来到一家餐厅,落座,各自点了一些自己喜欢的菜。

“多点一些爱吃的菜,上了一天的班,也累了吧。”

“可以了,我也没那么能吃。”

“没事,我不嫌弃有个胖胖的朋友。”

“谁和你是朋友呢,攀关系攀的倒挺快。工作调动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而你用了小半年说回来就回来了。肯定没少走关系。”

“我这哪是攀关系。回来是早有打算和准备的,毕竟父母在这边住习惯了,不愿意离开自己生活圈儿。只是今年开始发现A市越来越让我有停下脚步的感觉。”

听到意有所指的这句话,胡蝶不自觉的低下头喝水。

菜上齐了,萧楚立诚招呼胡蝶夹菜吃,又一边聊着娱乐八卦。

“你说,网上整天议论哪个明星整容了,有的人大方承认自己做了微整,有人又总是遮遮掩掩,你觉得哪种方式好?”

“其实哪种方式都没问题啊,人为什么要整容呢?是想呈现最好的一面给外界,重视自己的外在形象,也是尊重别人的一种表现,至于是否愿意告诉观众,那我觉得完全凭自愿,这本来就是自己的私事,愿不愿意分享是需要自己的意愿,旁人只有接受或不接受的自由,却没有指手画脚的权利。”

“哈哈,你说的好认真。难得遇到如此三观正的人。”

“哈哈,那我就当是夸我咯。”

两人谈笑风生好不愉快,吃完饭,萧楚立诚送胡蝶回家,送她回去途中,又故意绕了一圈,就想多几分钟聊天的时间。

这波小动作,胡蝶看在眼里,却没有揭穿。

萧楚立诚回到家,萧母还没有睡,一直在等他。

“立诚,把朋友送回去了?”

“是女朋友吗?”

萧母一连串问道。

“是女的朋友。”

“之前催你回来你都不回来,这次倒是主动要回来,莫非是有心仪的姑娘?”

“没有的事。”

“有就有呗,跟妈还遮遮掩掩,带回来瞧瞧,我给做好吃的。”

“八字还没一撇了,您就甭操心了啊。”

“易扬孩子都快两岁了,能不操心嘛。”

“您想抱孙子是不是?”

“那还用说。”

“成,给您抱一个,见面就会叫奶奶。”

“哈哈哈,我的天,你以为生哪吒呀。”

又过了几日,萧楚立诚正在上班,突然电话响了。

是胡蝶?她怎么还想起主动给我打电话了。

“喂,胡蝶。”

“喂,你好!我是胡蝶的妈妈。你是胡蝶的同事吧,胡蝶早上上班忘带手机了,快帮我找下她,孩子发高烧了。”

“阿姨,您别着急,我是胡蝶的朋友,离您家不远,马上过来接孩子去医院。”

说完,立马飞奔下楼,开车奔向胡蝶家接上孩子去医院。

“大夫,护士,快孩子发烧38.7,吃了一次布洛芬之后,下降到38,这才没到4小时,又烧起来了,刚在家量是39.5。退烧药又不能吃,这可咋办呀?”

一到医院,萧楚立诚抱着孩子,胡母便向大夫介绍病情。

“几点吃的药?”医生一边询问,一边做例行检查。

“下午13:10分。”

“叫什么名字?几岁?”

“胡文恩,3岁半,没有别的症状,今天上午突然就发烧了,烧到38.5以上之后,就给吃退烧药。”

“看,现在已经17点了,可以把退烧药赶紧再吃一遍,多给孩子喂水,退烧药只是缓解孩子不舒服的症状,但不能治根本,再量一下体温吧。”

六分钟之后

“39.2。”

“别着急,把退烧药再吃一遍,然后查下血常规。”

等孩子吃完药,又抱着孩子去查血常规,等医生看完结果后说:“白细胞指数高,住院观察吧,支气管炎肯定还会反复高烧的。”

“那行吧。”

“拿着单子去一楼交住院费。”

“阿姨,您带着孩子坐这儿,跑腿的事儿我来。”

“谢谢你啊,小伙子,今天可多亏你了。”

“甭客气,胡阿姨。”

办理好住院手续后,萧楚立诚便开车去接胡蝶。

“你好!请帮我联系一下胡蝶,我有急事找她。我叫萧楚立诚。”

“请稍等。喂,胡蝶,前台有一位萧楚立诚的先生找你,是否接见?”

“好的,我马上下来,谢谢!”

胡蝶下来后见到萧楚立诚手上拿着自己的手机,说:“手机怎么在你这儿?”

“我给你说啊,你先别着急。来,咱们出来说吧。”

“到底什么事儿?还这么神秘。”

“嘟嘟生病了,我和胡阿姨一起把孩子送到医院安顿好了。发烧了,血项高要住院,你呢,现在去请个假,我送你回去拿些孩子要用的日用品去医院。”

“啊?好好好。”

说完,便匆匆跑上楼请假去了。

两人一起回家,胡蝶很快给嘟嘟准备了床单,被子,热水壶,盆,牙刷牙膏,坐便器等,看得萧楚立诚目瞪口呆。

“你还真是细心啊,带这么多东西。被子,床单医院都有啊,热水也有啊。”

“医院的毕竟没有自家的干净,另外孩子接触自家的日用品,也会少些紧张感。”

“有道理。”

到医院后,两人大包小包拎着上楼,路过医院门诊大厅时,胡蝶远远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迎面而来,那人不是别人,就是杨承启。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