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终于卸任FF,接棒的竟然是他……

  • 日期:09-29
  • 点击:(1868)


?

贾跃亭辞去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首席执行官一职的消息在汽车行业引起了另一场轩然大波。

FF在9月3日正式宣布任命Carsten Breitfeld博士为全球首席执行官。与此同时,贾跃亭将辞去首席执行官兼董事会主席的职务,并成为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办公室),负责整体实施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领导AI,产品定义,用户获取,用户经验和用户操作。此外,FF将公开招聘全球董事长。

钛媒体(Weixin ID:taimeiti)得知FF资金短缺,导致FF 91批量生产上市进程缓慢。这次,比福康继任FF全球首席执行官,主要任务也是加快FF 91的融资和大规模生产上市。

关于首席执行官的辞职和比福康加入FF并接任首席执行官职务,贾跃亭表示:“我相信,在比福康博士就任首席执行官之后,我们将与管理团队合作,使我们实现共享智能旅行生态的初步构想成真成功“。

那么,比福康如何赢得贾跃亭作为首席执行官的信任,以及他是否可以带领FF“重生”呢?

半年两次跳槽,比福康能否挽回困局?

根据公开数据,比福康已经在宝马工作了多年,担任集团副总裁兼I8项目经理,并创造了I8豪华插电式电动汽车模型,在业界被称为“ I8之父”。离开宝马之后,比福康和前宝马高管戴蕾共同创立了Batten担任董事长,并成功推出了量产模型的原型M-Byte。

据了解,百腾汽车成立于2016年底,已获得腾讯,苏宁,富勒控股和一汽集团三轮投资。累计融资不超过10亿美元。毕福康曾经说过,百腾定位为全球高端品牌,将直接针对宝马,奥迪和梅赛德斯等德国奢侈品牌。

2017年1月19日,百腾宣布投资116.4亿元在江苏南京建设工厂。新工厂分为两个阶段。该项目的第一阶段计划于2019年完成,年产15万辆汽车。项目建成后,年产30万台。

2018年1月,BYTON的第一个模型BYTON M-Byte Concept是CES国际消费电子展上的全球首个展览,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电子展。在佰腾的产品线规划中,今年还将获得该型号的高质量产品。

但是,毕福康似乎没有成功地将他在产品中的经验复制到这辆车上。据了解,该模型最激进的设计是其内部。从驾驶员座椅到副驾驶员座椅长1.25米的48英寸大屏幕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车辆碰撞时,屏幕将不正确。由车内造成的第二次伤害,方向盘上的屏幕不会挡住安全气囊的弹出等,已成为投资者和消费者关注的话题。

随着大规模生产的临近,对资金的渴望也越来越大。去年年中,百腾汽车以1元的价格收购了一汽华利。根据原协议,百腾汽车需要承担一汽华立的债务约8.5亿元,才能取得一汽华立的生产资格。截至发稿时,百腾公司仍逾期未付的3.1亿元款项,而能否按计划完成批量生产的目标,则引发市场怀疑。

实际上,早在去年10月底,毕福康就透露,在上市之前,百腾将寻求在私人市场进行新一轮融资,以开始生产汽车。

然而,百腾已步入窗口期的尽头。由于新的汽车动力融资渠道被封锁,政府补贴下降,其自身的造血能力尚未形成,贝登的局势严峻,或者陷入了资金短缺的泥潭。

路透社此前报道,为了实现C轮融资,百腾试图与海外投资机构和国内政府基金联系。当时,“佰腾银行已经与花旗银行进行了融资事宜的沟通,但是两方之间的担忧存在分歧,进展似乎并不顺利。”

这时,佰腾经历了又一轮的人事动荡。 2019年1月,该公司通过内部邮件宣布,前百腾汽车首席执行官毕福康将担任董事会主席,其首席执行官职位将由该公司前总裁担任。戴蕾接任毕复康的首席执行官一职,毕福康仍然担任董事长一职。

早前,德国杂志《经理人》报道,毕富康离开公司是因为该公司目前正面临金融危机,并且难以支持其在中国市场的扩张计划。这导致了公司内部的紧张关系。

在今年4月举行的上海车展上,毕福康参加了ICONIQ会议,透露他已加入爱康担任首席执行官。

毕福康在谈到离开公司的原因时说,当他与爱康总裁吴楠会面时,他在听取了对Econnik未来的计划和愿景后决定加入。 “由于Ikonnik不仅是汽车制造商,而且还面向未来的革命。

据了解,爱康尼克是一家总部位于天津的中国公司。与Baiteng相似,这也是一个国际团队,Ai Kangnik联合创始人兼设计总监Ralph Debbas,首席执行官Bruno Lambert,高级技术总监Klaus Badenhausen等都是外国高管。

今年7月,爱康尼克以近8.7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天奇美雅,并成功获得了国内汽车生产资格。其新能源汽车项目也将落户天津静海。

然而,在这个关键节点上,毕福康找到了FF的新主人,并宣布就职典礼与他首次转投爱康公司时是完全一样的。在两次跳槽的半年之内,业界不禁怀疑自己的能力和动力,然后想起了最初是在招标时因融资问题而成立的公司。这可以帮助FF顺利获得融资吗?有一个很大的问号。

从幕后退休的贾跃亭仍然是FF的灵魂。即使放弃首席执行官一职,他也将操纵FF的总体发展方向。届时,毕福康将跟随FF高管的脚步,成为FF下的另一位高管。 “受害者。”

赌FF,贾跃亭可以还清债务吗?

贾跃亭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也有过迹象。

根据Pandaily的说法,法拉第的未来公司将于8月28日开始进行重组计划。重组后,当前有争议的首席执行官贾跃亭将辞职。

批量生产FF汽车,偿还债务,成为贾跃亭辞任CEO的关键。

贾跃亭说,建立债务还款信托基金是为了优先,快速,完整地解决个人剩余担保债务问题。除了设立信托基金外,贾跃亭还将出售他在FF的部分现有股份,尽管未指定数量。

在FF的最新声明中,贾跃亭在过去两年中偿还了超过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00亿元)的国内债务,但这一数据无法得到实质性的证实。

贾跃亭说,债务已经还清,主要是由于乐视的债务。

2017年,力克系统的资本链陷入危机。尽管孙宏斌花了150亿元人民币进入紧急状态,但这并没有解决LeTV的问题。 2017年7月,贾跃亭去美国“造车”,发誓要履行职责。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截至2019年6月30日,大股东(贾跃亭)及其实际控制下企业拖欠上市公司合并范围的余额约为19.85亿元(由于乐融志信已不再列入上市公司)。在合并范围中,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将不再计入乐融新应付款项的上市公司合并范围。

对于贾跃亭来说,在失去LeTV之后,FF成为最终的重量,但是FF汽车的批量生产之路并不顺利。

此前,恒大给了贾跃亭和FF希望,但随着双方矛盾的升级,恒大和贾跃亭最终“分手”。 (请参见Titanium Media的上一篇文章→《许家印会成为下一个孙宏斌吗?》),FF会立即出现问题。根据《第一份财务报告》,截至去年,FF违约供应商已记录了创纪录的8000万美元。 FF被迫解雇许多员工,并出售了洛杉矶总部。

在与恒大集团分手后,FF在今年3月引入了九成的新首都,并重启了FF的批量生产计划。但是,双方之间的合作进展缓慢,进展不大。 (查看Titanium Media以前的文章→《九城6亿美元“救济”贾跃亭,钱从哪来?》)

目前,FF汽车的量产成功已成为贾跃亭偿还债务的关键。然而,在资金短缺和管理层重组的情况下,FF的未来形势仍不明朗,贾跃亭的偿债之路也注定不会太平坦。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始来源。本文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授权来源。如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editor